提前拨付补助武汉出台12条政策支持民办教育

提前拨付补助 减免房屋租金武汉出台12条政策支持民办教育

武汉晚报讯(记者刘嘉 通讯员邹永宁)4月21日,武汉市教育局联合发改委、财政局、人社局、国资委、房管局、医保局、金融局、税务局等九部门,出台了《武汉市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支持民办教育健康发展有关政策措施》(以下简称《支持民办教育政策措施》),拿出12条具体措施,减轻疫情给民办教育带来的影响,帮助民办学校渡过难关。

所以,当我们在驳斥某些媒体略有夸张的措辞时,也要对不由自主被消费主义裹挟的自己,更警惕一些。

当上头与非必要花费频繁出现,本来是为了缓解现金压力、提升生活品质的负债消费,就会真正失控,转变为年轻人生活中的重大压力。

调研数据显示,在2019年,有57%的90后公司人和将近四成的95后公司人是实质负债人,他们平均每个月分别有14.1%和12.2%的收入最终用于偿还过去产生的债务。

3 负债消费,年轻人的新生活方式

不过,有存款与有负债并不冲突。

疫情给武汉民办教育机构的正常运营和发展带来了巨大挑战。绝大部分中小学、中等职业学校、幼儿园尚未开始收费,基本失去收入来源。约三分之一的校外培训机构将线下课程转为线上服务后,大部分采取免费或者半价收费的政策,其余三分之二机构没有收入来源。90%以上的民办教育机构租赁场地办学,依靠举办者的持续投入来支付租金已经难以为继。部分失去正常收入的教育机构无法为教职工全额支付工资及其他社保费用,教师队伍稳定问题正在逐步显现。此外,如水电、物业、债务、防疫物资等问题,也成为一些机构运营中的难题。

记者发现,《支持民办教育政策措施》对普惠性民办幼儿园的支持“给力”,不仅提前拨付财政补助资金,还按照每班4000元给予补贴,鼓励各类物业服务主体减免住宅区配套幼儿园物业服务费。

在这段时间,如果家里需要大额支出,杨帆就会选择分期付款,先享受后还款。“孩子的身体长得快,一些家具的更新速度也比较快。所以当时咬咬牙,换了一套比较好的、可以长期使用的多功能家具。”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1 2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像徐毅这样的情况还有很多。所以,我们在日常媒体报道中看到的年轻人普遍负债,很大部分是因为新的消费和支付方式在凑数。

其次是消费观念的改变。现在年轻人的消费习惯有从“慢慢升级”开始向“一步到位”转变的趋势。比如我们先前提到的廖云飞,作为一名游戏玩家,他在购置游戏键盘时不假思索地购买了一块价值超千元的机械键盘。“与其花更多的钱慢慢升级,不如直接买最好的。”廖云飞告诉DT君。

从尼尔森2019年的调研情况来看,能固定为存款小金库添砖加瓦的90后比例确实并不高,但要说大家普遍花的比赚的多,也有些夸张。

尼尔森对18~29岁年轻群体的调研就显示,调研中有86.6%的人属于“负债人群”。如果我们只摘出这个数字,你大概会认为,这届年轻人果然花钱很厉害。

白皮书还显示,高达77.4%的 Z世代认为自己每月都存在非必要花费。

先说收入。我们从国家统计局、北京大学课题组和麦可思获取了2005年和2018年的全国在岗职工平均月薪与高校毕业生平均起薪,大致估算了下年轻人的收入水平。2005年,应届大学生的平均月薪略高于全国的平均月薪,2018年时则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80.4%。

这背后其实有两个大的背景:一是初入社会的年轻人确实并不宽裕,二是新一代年轻人的消费观念发生了很大变化。

看完这些数据,你应该也已经发现,年轻人的负债情况没有媒体报道中那么夸张,并非大部分年轻人都过着收不抵支的生活。

当然,要产生当月也还不完的实质性负债,一方面是有更贵的消费需求,一方面得有与金额匹配的信用实力。所以,你会发现90后的实质负债人其实要多于95后。

这很像廖云飞的状态,其实也想多少存点,但钱不知不觉就花出去了。“我怎么花这么多钱?”“钱都哪来的?”“钱花哪去了?”连续第7年收到支付宝年度账单后,他仍然会反复询问自己这3个问题。

收入没有那么高的同时,社会的硬件设施和软件环境,都推着他们朝更敢花的路子走去。

像杨帆这样陷入“卡债危机”的90后不在少数,还不上钱的现象也时有发生。

我们曾经认为,年轻人负债主要是为了追求更高的生活品质,但是,从对18~29岁年轻人的调研来看,过半年轻人使用信贷资金的目的在于“基本生活用度”,其次就是用于“提升生活品质”和“休闲娱乐”。

分期付款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来自于支出的压力,但新的问题也随之出现。杨帆一度错误地判断了家庭的用度,利用信贷消费了一些其他的高附加值的商品。而后她发现,账单金额已经超出了她的偿还能力——她要还不上卡债了。

据武汉市教育局统计,当前,武汉市教育部门管理的各级各类民办教育机构共有2739所,其中:普通高中17所、初中23所、小学11所、中职学校14所、幼儿园1381所,教育部门审批的民办非学历培训机构1293个。民办中小学、中等职业学校、幼儿园共有在校生32.6万人、教职工4.66万人,在校生占全市同类学生的23.43%、教职工占全市同类教职工的34.86%,民办培训机构常年在校生约35万人次、教职工近1万人。

于是我们看到,从 “隐形贫困人口”到 “精致穷”,这届年轻人身上的标签换了一茬又一茬,本质上还是在说大家又穷又敢花。尤其是在媒体的各种报道中,90后都成了负债额十分可观的“负翁”。

2019年8月份,企鹅调研发布的《2019Z世代消费力白皮书》显示,过半Z世代(25岁及以下人群)3年内换了2部手机,3年内换3部手机的比例也达到了19.3%;39%的Z世代手机价格高于3000元。

兜比脸还干净,钱自然存不下来。

调研显示,在90后中,只有1/3的年轻人有明确的存款计划,而有接近2成的年轻人认为自己完全没有存款意识。

4 新消费方式盛行,确实为生活带来了更多风险

就职于杭州一家互联网公司的杨帆去年刚刚升级成为母亲。虽然她拿着2倍于杭州市平均工资的薪水,但工资一到账,就立刻流向房贷、家庭、孩子等方方面面。薪水往往连个响都听不到就消失不见了。

徐毅就是一个典型的实质负债人。

不过,随着年龄增长,收入与生活压力双双上升,大家慢慢能存下更多的钱。这一点,我们可以通过在校学生、95后和90后的每月平均存款对比看出来。

最后,现在的年轻人有更多家人和朋友的支持。我们在尼尔森的报告中注意到一组数据:63%的信贷逾期用户,会寻求家人或朋友的帮助。敢于消费的人自然是因为有恃无恐,如果一时还不上钱,向家人、朋友寻求帮助,自然也能够缓解他们一时的燃眉之急。

这种用信贷产品作为支付工具、用分期付款来缓解现金流压力的新支付方式,事实上是给年轻人的生活带来了更多不可控的风险。

尽管大部分人并不能实现存钱目标,但“存下更多的钱”仍然是一种主流态度。在被调研的90后中,有超过5成的年轻人选择了“有存款意识但不固定”,说白了,就是空有一颗存钱的心,但实力不允许。

当然,警惕性的高低似乎并不会影响消费观念的最终转变。在大趋势上,我们也发现了,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增加以及挨打次数变多(此处特别加粗),年轻人自然就会意识到储蓄以及理性消费的重要性。

在各地交通运输部门积极努力下,目前江苏全省13个设区市全部恢复班线客运,暂停所有发往北京的班线及包车。统计显示,3月10日当天,全省公铁水空共发送旅客404.7万人次,环比增长5.6%。其中,公路发送旅客7万人次,铁路发送旅客12.1万人次,航空进出港旅客3.5万人次,城市客运发送旅客381.6万人次。

“民办教育在减轻财政负担、缓解就业压力、探索办学体制机制改革、满足老百姓多样化和选择性教育需求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武汉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特别是民办学前教育,已经成为全市学前教育的主体,在提供普惠性学位供给上是主要力量。

2 86.6%的年轻人有负债,但不全是你们想象中的收不抵支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宅男的人间冒险专区

像廖云飞这样的年轻人不在少数,他们秉持着“宁愿被满屋的智商税包围,不愿带着没抢到货的悔恨入睡”的态度,义无反顾奔向梦想中的精致生活。更何况在疫情之后,报复性消费的念头也在生根发芽。

最新出台的《支持民办教育政策措施》,提出了加大公共财政扶持、鼓励减免房屋租金、强化金融贷款和税费支持、减轻社保缴费压力、引导做好稳岗就业、水电气政策支持、其他业务支持等七个方面12条具体措施,帮助民办学校、机构渡过难关。《支持民办教育政策措施》有效期至2020年12月31日。

如果把“只使用消费贷且在当月还清”(也就是用信贷产品作为支付工具)的这部分人排除,那么无法当月还清欠款的“实质负债人”在整体年轻人中的占比将降至44.5%——这其中应该还包括使用了消费贷,但是当月没有还清的那部分年轻人,也就是我们日常说的分期付款/还款。

这其中很大的原因在于,铺天盖地的商品广告以及金融衍生品,难免让年轻消费者产生不匹配经济实力的购买欲望,进而发生了我们称之为“上头型消费”的现象。

而95后比90后的负债人群占比更高,我们也可以理解为,更年轻的一代人更加习惯于使用信贷产品作为支付方式。照此趋势,未来的负债人群比例还会进一步增加。

2019年12月初,徐毅终于还完了前一年的花呗。2018年底徐毅在东京游玩时,为了能够省下更多现金和信用卡额度,选择用分期的方式购买了机票和酒店。这种消费方式让徐毅在游玩期间有了买买买的空间,但在接下去的12个月里,工资一到账,他就要拿出将近1200元钱还债。

事实上,这里的“负债”,指的是使用了信贷产品,包括日常以信用卡、花呗等作为支付手段的人,也算是“负债人群”。

1 存钱这件事,心有余而力不足

但“精致穷”的标签也值得我们注意,前面的种种数据都表明,负债消费已经是新一代年轻人的普遍生活方式。

当“24期免息分期四舍五入不要钱”“一天只花一顿早饭钱”这些形而上学广告语,像二手烟一样弥漫在身边时,大宗消费不光掏空了年轻人工资卡,还预支了下个月、下下个月……甚至明年的工资。

营销新玩法也出了一把力,由于KOL和KOC等角色的出现,种类繁多的商品拥有了更多直接接触到消费者的渠道。消费者在无形之中就被安利了某款产品,有意无意的搜索,会让算法为他们推荐跟多类似产品,自然有一定比例的推荐会转化为实际的消费行为。

疫情防控期间,武汉各级各类民办教育机构全面停止了线下教育活动,并通过多种方式支持和参与防疫工作。据统计,全市共有507个民办教育机构捐款、捐物、捐课,折合人民币2.34亿元。

(应受访者要求,廖云飞、徐毅、杨帆为化名)

苏宁金融研究院的一份数据表明,90后平均未结清贷款笔数有6.6笔,除房贷外的平均贷款总余额为3.18万元,而平均逾期次数也达到了1.6次。相比80后的7.7笔、8.01万元和1.34次,我们发现:90后出现逾期还款的情况要稍多一些。

以每月能将收入的1/5以上纳入存款作为存钱能手的门槛,95后被调研者中有43%的人能达到这个水平,90后中这个比例就上升至67%。

年轻人跟贫穷挂钩并不令人意外,但大家的负债情况真的有这么严重吗?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