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起起伏伏的创业明星

2019,是不平静的一年。

回顾这一年,从李斌、王思聪、冯鑫、罗永浩到新生代商业网红李佳琦、李子柒……有的人人设破灭,有的人锒铛入狱,有的人负债累累,也有的人红遍海外、名利双收。新闻媒体上,跌落神坛的创业明星不在少数,而幸存者活得战战兢兢。

诺瓦克称,“他们暂停工程是为了避免制裁风险。该公司已经请求美国财政部对制裁做出解释,随后才能明确是否可以继续施工。”

4个月前,全球瞩目的WeWork因其创始人言行和估值泡沫,这只明星独角兽跌落神坛。如今,冒着WeWork上市未果的阴霾,优客工场逆势赴美,业内人是什么想法呢?

以下是业内大咖态度:

早上七点起床,八点早餐,然后分发药品。医护人员每天早晨、上午、下午给患者各做一次体温测量和护理。可能因为患病,大家晚餐后就开始洗漱,普遍休息得比较早。

优客工场手里有楼吗?有,两块土地,自持物业25万方

2017年、2018年以及2019年前9个月,优客工场总净收入分别为人民币1.67亿元、人民币4.49亿元和人民币8.75亿元。优客工场营收增速非常迅猛,2018全年、2019年前9个月总净收入分别同比增长168%和210%。

孙宇晨在价值观的坟头上蹦迪

WeWork有软银股东做靠山,利用股+债的高级融资术撬动了百亿级的资金,优客工场的财技如何呢?

优客工场招股书显示非常好的数据,市场经过洗牌调整,一定是会留下最有能力和实力的企业;特别是在新市场摸索过程中能及时调整还要能苦练内功。我持续看好联合办公的中远期未来。苦练内功包括运营,也包括基于空间的非空间业务,本来联合办公的一个重要逻辑就是大量企业聚集后,基于企业聚集的非空间业务优势会更显著。我想优客工场证明了这一点。

李女士是武昌方舱医院11日首批出院的新冠肺炎患者之一。她说:“最重要的是保持良好的心态。这就像一场跟病毒之间的战争,如果你自己都没有信心,病毒肯定会把你打得落花流水。”

为什么不能进妈妈的房间?为什么不能见妈妈?为什么不能碰妈妈用过的东西?瓜瓜一开始不能理解,“我特别特别想妈妈,想让妈妈抱抱我。”

无奈之下,李女士只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隔离起来。为了防止传染家人,不仅紧闭房门,还用旧衣服把门缝也堵了起来。

“困难和不方便是有的,这么短时间里建立起来的方舱医院,各方面肯定都需要一个逐步完善的过程。我觉得这些困难都不算什么,是可以克服的。”李女士说。

今天,PropTech研习社独家获悉,前不久收购SOHO3Q项目的黑马筑梦之星,在上周刚刚成为优客工场的基石投资者,投资金额约300万美金,目前已在备案中。

优客也讲会员制故事吗?嗯,7万工位,61万会员

城智更新研究院院长陈方勇:

在“⻛险因素”一栏中,优客工场目前依靠数量有限的主要⼤型企业成员来维持其⼊住率。这种集中度导致更⼤的集中度⻛险,例如,如果这些关键企业之⼀终⽌与优客工场的合同,优客工场的业务可能会遭受损失。

在方舱医院的出口,立起了一块临时的背景板,上面“出舱了!”三个大字格外醒目。

从妖股到一地鸡毛,一念天堂,一念地狱。暴风不是乐视,冯鑫也不是贾跃亭。如经济学家宋清辉的评价,“如它的名字一样,暴风集团在暴风中迅速崛起,又在暴风中逐渐衰败。”

但是综合来看,除了财报数据之外,优客工场给于未来市场及投资者的信心也有另一面:一是不一样的中国双创环境;二是不一样的创始人和创业团队。所以,期望优客工场能够给这个冬天带来温暖和兴奋。

这一点也从招股书中的得到印证。招股书显示,优客工场在2018年的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分别为7769.8万元和4539万元,总借款额1.23亿元;在2019年前三季度的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分别为1.3亿元和2.97亿元,总借款额4.27亿元。可以看出,优客工场在2019年银行债权融资大幅提升。

先是3月份有消息称,全通教育拟作价15亿元收购财经作家吴晓波旗下巴九灵96%股权。引发了朋友圈“刷屏级“转发,也被外界看作是“吴晓波上岸”。 

与营收飞速增长形成对比的是,优客工场最近三年连年亏损,且亏损额大有进一步扩大的趋势。

第一:每位股东出资不多,可以不断吸纳有影响力的个人,对于股东而言,参与成本相对较低;

优客工场不就是卖工位吗?不,半条命靠别的

马来西亚文化协会总会长张雅诰表示,文协长期致力推动马中文化交流,推广民族艺术表演。今年以来,文协已成功举办多项重大活动庆祝马中建交45周年,希望能以此次音乐交流会,在年终为建交庆祝活动献礼。(完)

12 月 3 日,罗永浩公布自己成为Sharklet Technologies公司的全球合伙人,更以“首席忽悠官”自居,为Sharklet鲨纹技术宣传。有网友将他的宣传推广词与微商相对比,甚至称做微商或许是他最终的宿命。没想到,很快传出罗永浩被Sharklet科技解约的消息。

6月,广州招标名单中,未给ofo留出份额。

优客工场自2018年以来放慢开店节奏这一说法也能从优客工作招股书中得到印证。

颁奖典礼向为中马文化交流做出突出贡献的人士颁发了“中马友好贡献奖”,并向为民间文化交流公益事业做出贡献的人士和全世界华文写作者分别颁发了相关慈善和文学奖项。

由马来西亚丝绸之路国际文化商会主办,马中友好协会等单位支持协办的“马中友好建交45周年颁奖典礼”21日晚举行。马中友好协会会长马吉德、马来西亚福利机构秘书长TAN SRI MOHD YUSOF、世界华文作家联合会副会长戴小华及来自中国、新加坡、马来西亚和中国香港、中国台湾等地的学者、作家、企业家等社会各界人士200余人出席。

“医护人员真的很辛苦!比外界想象得还要辛苦多了。他们不仅用专业知识帮我们消除身体上的不舒服,还给我们提供心理疏导。告别时,我们都流泪了。”李女士说。

孙宇晨最主要的身份,是波场TRON的创始人。与其他“币圈大佬”一样,围绕在孙宇晨身边“割韭菜”“空气币”的质疑声不绝于耳,甚至还因为疑似跑路被冠以“币圈贾跃亭”的称号。

从创办锤子科技开始的8年时间,关于罗永浩的争议就没有消停过。但事实证明,从风口浪尖和唇枪舌战中一步步走过来的罗永浩,一直都没能在创业路上站稳脚。

“全家人哪还有心思过年,想尽办法找能收治她的医院,可那时候床位非常紧张。”张先生回忆说。

“你的ofo押金退了没?”

在微博热搜“李国庆摔杯”“俞渝抓破脸”一来一回之后,李国庆在10月23日的微博中提及自己的诉求: “目前俞渝要求我接受25%股权就和平离婚,我拒绝同意,我要求平分。”

近半年来,暴风一直风波不断。

2019,孙宇晨用高调炒作的方式赚足了眼球,也在崩坏的边缘不断试探。

吴晓波的上市路最终将走向何方?我们拭目以待。

某联合办公资深业内人士在接受PropTech研习社采访时解析此事称,非空间业务在优客工场招股书中主要有两项:

前来为李女士送行的韩光医生介绍,他所在的湖北省肿瘤医院团队由20名医生、4名护士组成,负责方舱医院中122位病人的治疗。

张先生笑着说,回家后,他要亲自下厨,为爱人做一道她最爱吃的红烧羊肉,加上一句:“欢迎回家!”

2019 年 1 月 15 日,北京快如科技发布会中罗永浩宣布聊天宝正式发布。然而不到 2 个月,聊天宝团队宣布就地解散。

2019年1⽉,优客工场向All-Stars发⾏了1000万美元可转换债券,可转换债券是单利计息,年利率为8%,到期日是2020年1月9日。优客工场创始人毛大庆的全资子公司 Maodq Limited以其持有的697,977股普通股向 All-Stars提供抵押担保。

“出院之后我最想做的事情是,到大街上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李女士说。

4月,郑州要求ofo月底清出5000辆单车。

值得注意的是,规模效应带来各项费用占总净收入的比例不断下降,招股书数据显示,优客工场一般管理费用占比由2017年的56%下降至2019前9个月的15%,市场销售费用占比则由2017年的15%下降为2019年前9个月的6%。总运营效率大幅提高,运营利润率明显改善:由2017年的-239%改善至2019年前9个月的-64%;而2019Q3运营利润率已优化至-37%。

“罗永浩是有毒吧?”

非空间业务收入为什么能实现突飞猛进呢?

其中,空间运营板块包含直营模式和轻资产模式两类,前者主要为面积大于200平米标准化空间U Space,面积小于200㎡小型办公空间U Studio,以及定制化空间U Design;后者为以运营管理输出为主的U Brand模式,以资产托管为主的U Partner模式。

11月29日,二人离婚案在北京开庭。

1月2日晚间,暴风集团发布公告称,因拖欠合作方机房服务器托管费用,合作方已终止提供服务,导致公司网站和手机客户端不能正常提供服务。

2019年5月、6月和8月,优客工场分别发行了7033万元、2031万元和4067万元,每股⾯值0.0001美元的普通股,股东全部为机构投资人。

PropTech研习社就此询问了多位联合办公行业高管,有高管表示,这背后的会员数量的计算方式有问题,优客工场有可能把只要曾经在优客工场租过工位,甚至只要在优客的APP上注册过会员身份的人,全算上去了。

撕逼事件可以看出,两人之间关系的破裂已经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而是长久累积的矛盾才引出了这场“离婚大戏”。

第二:参与人数多,会使得优客工场的融资轮数也相对较多,每一轮只要后面有人进来,前面的人就可以获得账面上的增值;

一边冯鑫被批捕、公司高管全部离职且面临退市风险;另一边,从11月底开始,暴风影音PC端以及App均出现问题,无法正常打开。此外,若暴风集团2019年全年净资产为负,其股票将被暂停上市。

上述人士认为,从股东结构来看,虽然股东人数众多,但由于持股比例最多的仍是毛大庆夫妇,因此整个公司的决策,或还是毛大庆夫妇说了算。

2月5日晚上10点多,李女士接到社区通知,刚刚建好的方舱医院可以为她提供床位。次日凌晨2点多,接她的汽车到来了。

据悉,“北溪-2”项目涉及两条从俄罗斯海岸经波罗的海到德国的、输气能力达550亿立方米/年的天然气支线管道建设,主要由欧洲公司承建。俄气公司此前多次表示,管道将于2019年建成。

当晚同时还举行了“风雷引2019-马中音乐交流演奏会”。

但值得关注的是,优客工场目前提供的工位数量只有7万余个。会员数量与总工位数量相差这么悬殊?

诺瓦克指出,说Allseas公司不能完成“北溪-2”项目天然气管道铺建还为时过早,他们是在等待美国财政部对这个项目的制裁做出说明。

“好在很快就有人出来告诉我们,这里有很好的医护人员,大家有什么不舒服、需要什么药随时都可以得到帮助。”李女士说。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优客工场在轻资产模式下共有39个空间,管理面积约为13.87万平方米,占所有联合办公空间(总管理面积约60.86万平方米)的22.8%。

2017年和2018年,优客工场最主要的收入来源还是办公空间会员服务的收入,占比超过85%。

从会员数量上来看,优客工场的会员增速着实迅猛。2018年,优客工场的会员数仅25.2万人,到了2019年会员数就增至61万人。三个季度的时间,优客工场的会员数增长了36万人。

俄罗斯副总理德米特里·科扎克也对媒体表示:“我们相信,我们将与欧洲国家和欧盟合作,解决这个问题,并达成妥协。”

这场悲剧在2018年迎来高潮,2019年奏起尾声。

2012 年 5 月,罗永浩创办锤子科技。2014 年,罗永浩正式发布了第一款锤子手机Smartisan T1。2018 年 10 月,锤子科技资金断裂问题彻底爆发。2019年初,坚果手机团队整体加入字节跳动,罗永浩离开了坚果手机团队。

43位股东,到底是谁的优客工场?放心,毛大庆夫妇hold得住

冯鑫和他游走在深渊边缘的暴风

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优客工场亏损额分别为3.729亿元、4.452亿元(约合6230万美元)和5.728亿元(约合8010万美元),2017年至今,优客工场累计亏损额超过13亿元。

陪伴中国网民走过16年暴风集团,如今已在分崩离析边缘。

但反过来,优客工场又会为优享创智提供咨询、施工、设计服务。2017年和2018年,以及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9个月,优客工场为优享创智提供咨询、建筑和设计服务所产生的净营收分别为680万元、700万元(100万美元)和830万元(120万美元)。

值得关注的是,2018年前三季度,优客工场亏损额仅为2.709亿元,而2019前三季度的亏损额大幅上升至5.728亿元,同比增长111%。至于亏损原因,优客工场在招股书中将重大损失解释为门店扩张、门店重整、门店收购等需要大量的资金。

首先恭喜优客工场。当然,这个时间点能迈出这一步我想也是无奈之举,甚至是迫不得已吧。这个寒冬到来之前WeWork已经先泼了一盆冰水,可想而知这个时间点联合办公申请IPO之路的艰辛。从整体财报数据 来看,优客工场的财报数据与WeWork之前的财报数据相比有很多类似之处,这可能也是对优客工场IPO最不利的一面,毕竟WeWork IPO的阴影未消。

WeWork估值超高的时候,行业一度过于乐观;WeWork上市折戟后,行业又过于悲观。如今,优客工场正式公开招股书,总算给阴霾一般的联办行业带来了晴天。

吴晓波:“最会赚钱的财经作家“上市梦碎

在优客工场IPO之际,这些被收购项目的CEO能一起分享即将到来的喜悦吗?PropTech研习社采访了上述被收购空间的几位CEO,对方均因持股尚在缄默期,不予置评。

国内某联合办公高管告诉PropTech研习社,据其所知,优客工场从2018年开始就放慢了扩张新店的节奏,主要目的是希望减少亏损,谋求资本市场的认可,但是从招股书的数字上看事与愿违。放慢了开店节奏,但亏损仍在扩大,这意味着这些已经开的新店并没有什么盈利能力,反而成了一个个包袱。

WeWork上市风波里,创始人因为将自己手里的楼租给公司,背负上了道德风险。这样的风险,优客工场能规避吗?

回顾2019,让这些创业者的故事带着我们一起,缅怀那些承载了梦想与激情却又在回想起哽咽的岁月。

对此,巴九灵回应称:或将独立IPO。

企查查数据显示,优客工场的工商股东共有43位,在前6大股东中,实际控制人与最终受益人白小红个人持股数量最多为26.45%;另5大股东持股比例3.4%—7.89%不等;剩余37位小股东共计持股49.84%。其中持股3.5%以下的股东3位;持股2%—3%的股东9位;持股1%—2%的股东9位;持股1%以下的股东16位。

10月,李国庆在腾讯旗下“进击的梦想家”访谈节目中“怒气摔杯”,称自己被俞渝强行“逼宫”,被她用“阴谋诡计”赶出了一手创立的当当网。

据业内人士跟PropTech研习社透露,优客工场2018年990万的利息支出着实不低,这说明优客工场的借款至少一个多亿。

第二点就是在创业当中的辛苦。我们在台上演讲都是很风光的,但是我们俩走下来到了休息室,他会扒开头发让我看,头发全白了,为了事业真是熬白了头。

实现财务自由后,吴晓波依然笔耕不辍,尤其是自媒体兴起后,他旗下的“吴晓波频道”成了中国最具影响力财经自媒体之一。

招股书显示,毛大庆夫妇持股35.27%,是优客工场第一大股东。Ambitious World Limited持股8.56%,位列第二大股东,星牌集团持股5.31%,位列第三大股东。

优客工场在招股书中披露,除了租赁的联合办公空间和办公室外,其拥有两块土地的使用权,但目前尚未开始施工。此外,优客工场拥有的自有房产总面积约为24.9万平方米。

“风口克星”罗永浩:干一行垮一行

第三:每个人持股少,意味着在公司没有任何话事权,对于重大决策,没有反驳的权利,这有利于公司的统一决策。

同WeWork一样,优客工场也存在关联交易,但不是个人行为。

仅2019年,ofo运营公司东峡大通收到173起诉讼,参加43次庭审,19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此时,ofo已无可供执行财产。单车沦为废铁,城市紧闭大门,官司连连不迭,ofo像是上演一出创业悲剧。

招股书显示,优客工场与创始人毛⼤庆的附属公司优享创智签订了六份租赁协议。而优享创智是优客工场公寓业务——共享际的运营公司。

有巨亏的WeWork在前,国内联办第一股优客工场会不会好一些呢?

2019年以来,国内联办不约而同由二房东模式向轻资产模式转型,优客工场也不例外。

截⾄2019年9⽉30⽇,优客工场排名前25位的⼤型企业成员占⼯作站租赁的约16%,占2019年前三季度总净收⼊的24.7%。

招股书显示,优客工场未来重点发力的轻资产模式被计入了市场和品牌收入。此外,优客工场在招股书中表示,2019年前三季度大部分的营销和品牌服务净收入均来源于圣光中硕,这是优客工场于2018年12月收购的数字营销服务提供商。

“风雨交加,谁也不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况。进去之后一看这么多病床,密密麻麻的,心里有点恐慌。”她回忆说。

优客工场缺钱吗?缺,债权+股权“两条腿”走路

与WeWork拿出4万字阐述风险来对比,优客工场在风险提示部分用了近6万字,其中不少风险跟国内特色的政策法规相关。

在联合办公的赛道中,大概鲜有选手像优客工场这般,拥有如此之多的股东。

而优客工场在招股书中是这样解释的,会员数没有水分。

优客工场甚至直接在招股书中表示其2018年和2019年前九个月的运营利润主要来自于轻资产模式,并表示轻资产模式是其主要增长动力之一,未来将在轻资产模式下进一步发展合作空间业务。

中经联盟秘书长、优铺网创始人陈云峰:

演奏会由马来西亚华人文化协会主办。张雅诰、雅兹扎卡尼亚、曾剑青、蔡伟靖、吴虹菲等来自马来西亚、中国及中国台湾地区的艺术家和艺术团体携手献上精彩演出。

曾经遍布大街小巷的小黄车正在从城市消失,并不时传出略带“寒意”的消息,包括办公场所的再次搬迁、新一轮的人员精简等。押金问题悬而未解,创始团队成员也开始各寻出路,创始人戴威已经很久未公开露面。

多位驻马外国使节、马来西亚华团负责人及音乐界人士到场观看演出。

然而,一切未能尽如人意,9月27日晚,全通教育发布公告称,终止收购吴晓波旗下巴九灵96%股权重组事项。

不少人了解到孙宇晨这个名字,还是从“孙宇晨拍下巴菲特午餐”这条新闻开始。

“妈妈,我爱你!”下午5点,9岁的瓜瓜跟爸爸张先生一起等待了一个小时后,终于等来妈妈从这座临时改建的方舱医院中走出来。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9月30日,优客工场拥有约60.96万名会员,其中包括约58.46万名个人会员和2.5万家企业会员。优客工场的大型企业会员包括美团、耐克和今日头条等。

8月,银川市政管理局劝退ofo。

12月20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2020年国防预算,当中规定对“北溪-2”和“土耳其流”天然气管道项目实施制裁,要求负责管线铺设的公司立即停止该项目建设。其中,负责“北溪-2”项目的瑞士Allseas公司已暂停铺设工作。

与聊天宝有着相似命运的还有小野电子烟。不到一年时间,从罗永浩宣布入局到国家一纸禁令下达,电子烟风口消失无踪。

李女士1月24日被确诊患上了新冠肺炎。那一天,是中国人最看重的日子——农历除夕。

招股书显示,优客工场在2018年底运营162个空间,到了2019年第三季度,运营空间数增至171个。优客工场在今年前三季度多开了9家空间,但亏损额增加了1.2亿元。

“热心快肠”的李女士在方舱医院里被大家推选为病区的区长。“看到什么力所能及的事情,我都会去做一下。比如帮医生护士发饭,看到地上有水就去拖一下,我还组织大家跳广场舞呢,每天都过得特别充实。”

针对特朗普日前批准对俄罗斯向德国输气的“北溪2号”项目实施制裁,德国联邦政府发言人日前回应称,德国政府拒绝接受此类“域外制裁”,此制裁影响到德国和欧盟企业,构成了对德方和欧方内政的干涉。

2019年,李国庆携手前妻俞渝贡献了一场年度“商界撕逼大戏”。

短短4个月时间,联合办公行业坐了一趟过山车。

北京垃圾回收市场,废弃的小黄车回收价每辆5元,只够买一瓶茶饮。

ofo用户日后恐怕也无法继续骑车上路了。

从2月3日晚开始,武汉市将体育场馆、会展中心等场所紧急改造为方舱医院,用于集中收治新冠肺炎轻症患者。位于武昌区洪山体育馆的武昌方舱医院是首批建设的方舱医院之一。11日,首批28名患者从这里康复出院。

而到了2019年前三季度,优客工场办公空间会员服务的收入和非空间收入均超过了4亿元。这个时候市场和品牌收入等非空间收入,已经和办公空间会员服务的收入不相上下。

双方约定的租赁期限为2年至20年,日租金为2.83元/平方米至10元/平方米,每年递增。2017年和2018年,以及截至2018年9月30日和2019年9月30日的9个月,优客工场与优享创智签订的租赁协议产生的租赁费用分别为30万元、900万元(130万美元)、670万元和1710万元(240万美元)。

2019年3月29日,厦门重新规划共享单车投放份额,ofo的投放份额为零。 厦门成为国内首个拒绝ofo的城市。而这才是个开始。

在经营风险一栏,优客工场还提到少数⼏个场所尚未完成所需的竣⼯验收检查,可能存在行政处罚风险。截⾄本招股说明书发布之⽇,优客工场因未完成所需的防⽕和消防安全竣⼯验收检查⽽导致的最⾼罚款额约为⼈⺠币130万元。

在表决权方面,优客工场招股书显示,每股A类普通股有权获得1票,⽽每股B类普通股则有权获得15票。

此外,优客工场在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的利息⽀出分别为⼈⺠币990万元(140万美元)和800万元(约合110万美元),⽽2017年利息支出仅为⼈⺠币10万元,优客工场在招股书中将利息支出激增解释为银⾏贷款及其他借款额增加。

作为中国财经写作领域最有名的作家之一,14年财经记者的经历让吴晓波对资本特别敏感:坚持十几年每年买一套房、30岁时买下一个岛、卖吴酒、做投资。媒体形容他是“新媒体首富”,而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很早就实现了财务自由。

万通集团的创始人冯仑调侃罗永浩,他的创业真的是让人感动。一直都在创业,一直都不顺。

优客工场目前的商业模式不仅仅是空间运营,而是“空间运营+非空间业务”模式。

会员激增是因为优客工场拓宽了场景,将会员资格扩展到了实体空间之外。比如,优客工场为个⼈成员提供的⾃助餐厅,咖啡厅,健身房,⾃助超市,⾃动售货机,按摩椅,睡眠⾖荚,培训和娱乐活动等等。

“李女士本身的免疫力比较好,再加上入院后的药物巩固,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我相信,如果大家能把心态放平和,努力配合医生治疗,应该是可以顺利安全出舱的。”韩光说。

戴威:消失于2019

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分散的持股比例,对优客工场而言,有三大好处:

国内联办第一股还在烧钱吗?烧,三年累亏13.9亿

国内某中介行业观察者:

品牌输出和物业托管,与空间业务之间的关系可以简单理解为“直营店”和“加盟店”的区别。但事实是,优客工场花了大量成本收购了一些公司,其实是看上了这些公司的流水,以优客收购的某家广告公司为例,广告公司为优客带来了极大的收入,但其实利润是很低的。这些收入是由投资行为直接带来的,而不是其真正的增值服务所带来的,这部分所谓的非空间业务收入水份很大,业内称之为“买流水”。

优客工场国内空间分布图

其中,方糖小镇在今年7月因为双方对未来规划不一致,已宣布与优客工场和平分手。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投资?优客工场真实情况如何?公布招股书后能否如期上市?上市路上会步WeWork后尘吗?业内人士如何看待优客工场赴美上市?

随后,10月23日晚, 俞渝在李国庆的一条四日前的朋友圈下连发三条评论,曝光了诸多关于李国庆的劲爆信息,“怒撕”李国庆,彻底将二人矛盾公开化。

诚然,优客工场必须是这个行业里最优秀的份子之一,这一点毋庸置疑的。而就IPO这个事儿而言,确实是发展道路中的一个关键节点,阶段性经营策略调整好比临时抱佛脚,可以解决眼下问题 ,但是长期来说还必须打铁自身硬。

李女士对方舱医院中的伙食表示满意:“每餐都有荤有素,还有水果和牛奶,元宵节那天甚至还有汤圆。有的病友生活用品没带够,社会上的爱心人士还捐款给大家购买。”

但业内对此事评价还是站成了两派:支持者认为优客工场上市重新了提振行业信心,质疑者直指优客工场数据,担忧其上市之后的股价表现。

PropTech研习社翻了352页招股书,并找了业内22位CEO们聊了聊,我们发现了优客工场的7大秘密。

从年初尘埃落定的锤子科技,到试图挑战微信的聊天宝(子弹短信),再到喧嚣一时的电子烟,罗永浩被称为“风口克星”,干一行,垮一行。

PropTech研习社今天跟业内22位CEO聊了聊。其中,包括氪空间、办伴在内的多家联合办公创始人对优客工场即将上市表示恭喜。

PropTech研习社发现,优客工场在上市前,还发行了3次普通股以及1次可转换债券。

但无论谁有错在先,也无论谁错误更多,这场闹剧的结局都是双输。

“寒冬期”资本更加谨慎,洗牌加速。所有创业公司的商业模式、经营策略等都在经受着考验。创业维艰,即使是创业明星,也跟普通人一样来到了生死存亡的岔路口,稍有不慎就会被商业战场淘汰,不留下任何踪迹。

2019年,吴晓波是失落的。尽管被称为“最会赚钱的财经作家”,吴晓波的上市梦却略显曲折。

众所周知,优客工场先后收购了8家联合办公品牌(洪泰创新空间、碎片空间、无界空间、Wedo联合创业社、Workingdom、爱特众创、火箭科技和方糖小镇等),而这8家品牌就贡献了13.87万平方米的管理面积,22.8%的营收。

他说:“这种压力可能会增加,但考虑到欧盟主要成员国的立场,它们有兴趣获得必要的能源安全水平,这种压力的能力不是无限的。”

6万字阐述“中国特色”风险,当“二房东”并不容易

在此次发行完成后,毛大庆和白小红持有的35.27%股票将全部转化为B类普通股。而Ambitious World Limited、星牌集团等股东所持有的股票在发行完成后将转化为A类普通股。毛大庆和白小红在Ambitious World Limited中享有的股份同样不享有转化为B类普通股的特权。

除了所有“二房东”会遇到的常规风险,助力优客工场业绩成长的大客户也成为风险因素质疑。

一路陪着毛大庆创业走来,我有几点感想想说:第一,我从来没见过像毛大庆这样优秀亲和,有发展眼光的人。他之前在万科做总裁的时候,万科在北京站稳了脚跟,保持了老大的位置。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