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中西医协同“刚柔并济”张文宏新冠肺炎患者“治愈率非常高”

中新网上海4月17日电 (记者 陈静)在医学中,西医显得很“猛”,中医则较柔,在此次新冠肺炎患者救治上,中西医“刚柔并济”,上海中西医专家协同,将不同的治疗理念和方式糅合,发挥了令人惊叹的疗效。

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张文宏17日透露,目前,上海本地逾92%患者接受中医药治疗,患者治愈率高达97.5%,“治愈率非常高”。他指出,这是中西医并重、融合救治的结果。

今年47岁的杨女士说:“我们戴着口罩,医生护士却能叫出我们的名字,这种感觉很亲切,给我们很多温暖。”

武汉最大的方舱医院江汉方舱医院,6家医疗机构组成的21支医疗队管理,累计出院患者1848人……

张怀琼指出,上海坚持辨证施治,源于经典而不囿于经典。在结合麻杏石甘汤等有效经方和名老中医临床经验基础上,不断根据患者病情调整用药,“一人一策”、因人施治;专家们根据轻症、重症或危重症等病人不同情况,灵活采用不同给药方法,使每个患者得到最佳的个性化治疗。

方舱医院运营伊始,面临诸多困难:后勤保障缺憾、病患初期不信任医生、医务人员没有运营管理经验……各大医院运营管理团队团结各支医疗队,最短时间内迅速扭转不利局面,积极开展救治。

“方舱医院为患者有病可医、有床可住创造了条件,有效应对疫情高峰,满足了应收尽收、应治尽治的总体要求。”武汉客厅方舱医院院长章军建说。

赴武汉调研指导的中国工程院副院长、呼吸与危重症医学专家王辰这样评价方舱医院。他说:“启用大空间、多床位的‘方舱医院’,这是中国采取的重大公共卫生举措,成为全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对的宝贵经验。”

“如果没有方舱,我都不敢想象会怎样。”家住武昌区的文昌平说。今年64岁的文昌平2月5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没有床位无法治疗,他心情焦躁。7日,社区工作人员把他送到武昌方舱医院。

据悉,至4月16日,上海共收治新冠肺炎确诊患者628例,按境内和境外输入分类:境内病例339例,313例接受中医药治疗,占比92.33%;境外输入289例,210例接受中医药治疗。上海市卫健委副主任、市中医药管理局副局长张怀琼告诉记者,来自全上海近20名中医骨干参与新冠肺炎确诊患者病区救治。

武汉确诊的新冠肺炎患者中,每4人就有一人在方舱医院接受治疗。“方舱医院运行平安、有序。多学科合作、多团队合作,体现了中华民族的团结协作精神。”华中科大协和医院院长胡豫说。

广西支援湖北医疗队护士林洁清说,开舱第一天,我们15人收治200名病人,是平时科室的10倍。一开始也害怕。病人进来后、忙碌起来,就顾不上了。这段时间是非常难忘的记忆。

新华社记者廖君、黎昌政、王作葵

张文宏坦言,在新冠肺炎救治中,中西医发挥了不同的作用,中医威力不断显现。他十分推崇上海的查房框架:中西医并重,“中医非常重要且独立”。据透露,每天中西医专家集体查房后,中医还会继续查房。在救治专家组,中西医专家非常融洽。

在中央赴湖北指导组的推动下,武汉市及全国各方救援力量连夜行动,从2月3日起将会展中心、体育场馆等公共场所,改造成方舱医院。

据美国媒体最新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发表讲话,强烈建议各州动员国民警卫队制乱,否则将援引《叛乱法》动用军队介入。此前,特朗普批评多数州长表现“软弱”,“必须变得更加强硬”,敦促镇压抗议行动。不见真正抚慰被跪压致死的非洲裔公民,不去彻底反思种族歧视,更没有从制度上自我纠错,却呼吁扣动扳机,说好的美国人权在哪里?

“方舱医院这段历史将写在武汉、湖北、甚至中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历史上,创造了中国经验。”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说。

“世间百态,一瞬之间;方舱百态,一门之间;活着!感激!”“愿月余,疫病除,国泰民安”“平安回家,加油”……

关于人权,美国政客的真实心态是,把它当成标榜的幌子、攻击他国的棒子。比如不久前发布的“2019年国别人权报告”,对中国人权状况横加指责,极具意识形态偏见。肆意歪曲、老调重弹,捕风捉影、道听途说,哪有客观公正而言?

方舱医院里的一个个场景,令人振奋:在医护人员带领下,患者随着音乐节拍跳起广场舞、健身操,打起太极拳。适当活动锻炼身体,又度过治疗时光,促进身体更好更快康复。

海南省第三批支援湖北护理队队员陈兰回忆起2月5日刚进入方舱的情景:“从来没有一下子见过那么多患者,心里难免紧张、有压力,也担心被感染。后来,一支支医疗队加入进来,患者一批批出院了,我们也越来越有信心!”

武昌方舱医院,全国9省市14支医疗队868名医护人员参加救治,累计收治患者1124人,累计出院833人,累计转院291人,实现了“患者零死亡、医护零感染”。

“我要出舱了,感谢医护人员精心照顾!”3月10日下午3点半,高凯手拿武昌方舱医院的出院证明,兴奋地对记者说。

2月3日首家方舱医院开始建设,5日首家方舱医院投运,到27日出现“床等人”,历时20多天就彻底改变了“一床难求”局面。统计数据显示,16家方舱医院运行30余天,累计收治新冠肺炎轻症患者12000多人。

事实上,正是美国炮制了无数次人权灾难。据调查,美国白人至上主义回潮,美国国内近年来发生的恐怖活动大多与白人至上主义暴力有关;美国警察枪杀和残暴虐待非洲裔案件频发,非洲裔成年人被监禁的概率是白人成年人的5.9倍。铁的事实,是美国政客否认不了,也是无法否认的。

“开舱6天后,就有28名患者出院。”武昌方舱医院院长万军说,随后几乎每天都有患者出院。到2月19日,武昌方舱医院实现了出院患者大于入院患者,患者实现净流出。

这是怎样的人间惨剧!“我不能呼吸”这个词和那残酷的8分钟视频,不仅刺痛了美国人民,也深深刺痛了全世界有良知的人。这是无法用任何言语去辩驳的事实,也是注定将永远定格在历史上的画面。面对这一切,难道不是应该质问,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这个国家到底怎么了?在抗议活动现场,一位美国记者被警察抓捕前说了一句话:“我们的问题是为什么人民走上街头抗议”。

16家“方舱”:决胜战“疫”的生命方舟

所有中医效果评价体系应该参照西医,这是当下一些人的观点。对此,张文宏说,从《黄帝内经》至今,中医在人类文明史上存在几千年了,“在整个西医疗效评价体系建立之前,中医有独特的评价体系”。

在连续两天的阴雨天后,10日下午,春日温暖的阳光洒满武汉大街小巷。

武汉客厅方舱医院2月7日开始收治病人以来,来自全国各地的15支医疗支援团队奋战在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实现患者零病亡、医护人员零感染、安全生产零事故、进驻人员零投诉、治愈人员零复发,患者满意度99.4%。

为什么美方将“港独”势力和香港“暴恐”分子美化为“英雄”、“斗士”,而将美国国内抗议种族歧视的民众称之为“暴徒”?为什么美方对香港警察文明执法横加指责,却对国内抗议者威胁开枪射击,甚至动用国民警卫队?美国政客其实心知肚明。显然,靠双标行为蒙蔽世人,注定行不通,只能证明美国政客脑子有恙、心术不正。

3月9日晚熄灯后,江西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胡佩举着电筒在武昌方舱医院进行例行巡视。过去30多个日日夜夜,胡佩和同事都要仔细询问患者情况。“患者对我们真的像亲人一样。”不少患者说。

应该看到,香港回归祖国以来,“一国两制”实践取得举世公认的成功,香港居民享有前所未有的民主权利,依法充分行使各种自由。奉劝美国政客,别再拉出人权警察的架势,别再自欺欺人了,停止利用人权问题干涉中国内政。美国如果真想为世界人权做贡献,最好的办法就是自己少制造一些人道灾难。

不曾忘记,在去年反中乱港分子最无法无天,搞“港独”,妄图颠覆政府,实施带有恐怖主义色彩的暴力犯罪的时候,美国急咻咻公然为暴徒撑腰打气,高谈阔论人权、民主,甚至将所谓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签署成法,险恶之心,昭然若揭。

在西医团队中,重症救治组专家毛恩强专家一致强调使用中药,张文宏笑称,毛恩强教授还常常报出很多中医方名字,这让他十分佩服,并说:“我的中医都是毛恩强教授教的!”对此,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急诊科主任毛恩强十分谦虚地表示,自己只学了点“皮毛”。毛恩强认为,此次上海市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中西医协同结合方式非常到位。

高凯在医院待了30多天,核酸检测迟迟不转阴,心里一直着急。“医护人员一直宽慰我,真的感谢她们。我还记得巡夜的护士给我掖被子。希望明年能带她们看樱花。”

16家“生命的方舟”在疫情最危急时启航,全国94支医疗队、8000多名医护人员成为“方舟”上无畏的水手。

“这是我们共同的家。”在武汉客厅方舱接受过治疗的向艳婷说:“一开始进来有些担心,住下来后立马有了安全感。医护人员每天测量3次血压、体温和血氧饱和度。”

毛恩强形象地表示:“中西医好似水和油”,是不同的理论体系。但是救治组专家认为,中西医各有特色,“可以组合起来,互相借鉴”,对同一疾病就产生很好的效果。毛恩强认为,救治组的中医专家非常“神”,在危重症患者救治中,中医理论,艾灸等中医手法,完全可以借鉴。(完)

张文宏指出:“中西医就像不同的武功,有些武功快一点,有些武功慢一点,但会持久些。”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曙光医院呼吸科主任张炜告诉记者,其实,在对重症患者治疗中,中医疗效显现并不慢。据悉,上海收治的31例重型、危重型患者中,有29例全程接受了中医药治疗。对于重型合并腹胀、高热患者,使用中药治疗可起到截断病情作用,有利于减少重型转为危重型的发生。

疫情期间,方舱洒满温暖故事。武汉客厅方舱医院一处墙上,一棵用红纸贴出的心愿树上,写满医护人员、患者的留言。

江汉方舱医院的患者何丹,时常在朋友圈晒方舱医院时的一日三餐:牛肉、花菜、萝卜烧肉……“方舱医院里的伙食不错,品种多样,对我们的治疗是有帮助的。”

方舱医院,被视为此次战“疫”中关键的生命方舟。随着最后一批49名患者走出武昌方舱医院,这家运行了35天的方舱医院正式休舱。至此,武汉16家方舱医院全部休舱,累计收治1.2万余人。

时间倒回今年2月初。当时的武汉,新冠肺炎患者人数猛增,病床全线告急,不少确诊轻症患者无法入院治疗。

常有人问张文宏,在新冠肺炎救治中,中医效果到底怎么样?这让他有些无奈。今天,张文宏对记者强调,绝大部分患者都接受了中西医结合治疗。他坦言:“中医有这么长的历史,大家老是让我来评价中医的治疗效果,我觉得我还到不了这个水平。”

“在方舱33天,医护人员对我们照顾得很过细。”他说,“现在核酸检测阴性,再到康复驿站隔离14天,就可以回家了。”

患者对医护人员的精心照护记忆犹新。患者齐女士说:“方舱不仅仅是治病,还治愈了一些心理问题。大家在一起,把心理上的不痛快、不愉快排解了。病友间还结下了很深的友谊。”

武汉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有关人士介绍,方舱医院不是正规医院,随着病床紧张情况缓解,方舱医院休舱也是必然。尚未治愈的病人,转至定点医院继续治疗。

94支医疗队、8000多名白衣战士交出闪亮“答卷”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