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韩资企业的跨国战“疫”记

新华社首尔3月11日电 通讯:为了“密不透风”的安全防护——一家韩资企业的跨国战“疫”记

新华社记者陆睿 张旭东

“坦白说,我们侨胞个体的力量有限,只能加强自身要求,不给祖国添乱。之前,力所能及给祖国运点物资,现在,力所能及地为住在国的民众做点小事。用心做的小事,也能变成大事。”

她实习的单位在敦促所有员工上班时都带口罩之外,更鼓励大家远程在家工作,以避免互相交叉感染。

“我自己所在的公司,也将业务调整为提前预约等形式,以应对疫情。另外,我们通过各种渠道提醒身边的意大利朋友重视疫情,并将‘戴口罩、勤洗手、多通风’等科学防护知识传递给他们。”胡海滨说。

新冠肺炎疫情扩散的速度让许多身居欧洲的华侨华人始料未及。两个月来,他们先是忙着助力中国国内抗疫,而今又置身住在国抗疫中,真有“打完上半场,再打下半场”的感觉。

因为当地民众并没有戴口罩的习惯,她选择在口罩外面套一个围脖,减弱一下医院口罩在外形上所带来的冲击感。“这样大家也不会发现我戴着口罩,同时也保护了自己。”她说道。

徐琪元告诉记者,公司在韩工厂压条机月产量在150台到200台之间,其中10%在韩内销,近九成出口到越南、印尼、孟加拉国等地。中国出现疫情后,韩国母公司立刻决定把制造出口用机器的原材料、零部件等全数运往中国分公司,支援当地防疫物资生产。“我们向各方说明了情况,得到了对方的谅解。”

“防护服上针眼、缝合部位都需要压条机密封,否则起不到隔离病毒作用。中国的防护服生产企业都在扩产能,急需这种压条机。”青岛罗元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韩初祺说。

中国国内疫情暴发后,卢雅娟组织欧洲中国留学生创业基金会向国内一共捐赠了五批防护物资。除了支持一线的医护人员,基金会还匀出一部分支援一线的记者、环卫工人、在基层工作的妇女等。

“当前,新冠病毒是全人类的敌人,”徐琪元说,“不仅是一衣带水的韩中两国,所有国家都应齐心协力,携手合作,找到遏制疫情的方法,这是各国不容推卸的责任。”(参与记者:张力元、耿学鹏)

“不管一线二线,都是火线!”

作为留学生,Jiayi如果选择回国,可能对她的学业造成影响。Jiayi就读的学校对于疫情尚没有官方的政策出台,如果回国可以走请假的流程,但学校目前并不认同以“新冠肺炎疫情”作为理由请假回国,而私下回家就等于旷课。

“这里的留学生群体比例很大,在街上行走的大部分亚洲面孔都带了口罩,让人觉得安心许多。”Lili目前在谢菲尔德大学攻读教育学硕士课程,她告诉记者,很多留学生每天都高度关注疫情的资讯,互相督促对方减少出门的次数。虽然身边有一些同学回国,但她还是选择按兵不动。

中国发生新冠肺炎疫情后,这家韩国企业全力支持设在青岛的公司把所有产品内销中国,还主动推迟交付其他海外订单,把生产必需的零部件优先提供给中国的工厂。在韩国母公司支持下,青岛罗元机械有限公司仅用两天就完成复工前所有准备,自2月7日复工后,把大量产品发往福建、江苏、河南和山东等地防护服生产企业。

徐琪元告诉记者,公司的韩国工厂1月底新招大约50名工人,作业时长从每天8小时翻倍至16小时,月产量增加百余台。目前韩国工厂计划进一步扩大零部件采购渠道,增加人力,提高产量。

“用心做的小事,也能成为大事”

“当时国内疫情严峻,物资匮乏,抗疫人员就好像赤脚的人在冰天雪地里等待防护物资的到来,那几天我们都活在焦急和愧疚中,寝食难安!”卢雅娟回忆,一次走不了,就分批走;货机走不了,就走客机;客机走不了,就用人背回去……基金会一次次调整运输策略。

胡海滨所在的意大利米兰文成同乡会也通过各种方式将防护服、口罩等物资运到北京、温州等地。

图为匈牙利华侨捐赠的医用口罩。 魏建军 摄

胡海滨告诉笔者,意大利作为欧洲疫情最为严重的国家,很多华人公司和餐馆、店面早早就停止营业。

“疫情期间,社区里没有垃圾堆积,新闻时时播报,这些我们看到的‘如常’,是很多人冒着生命危险继续工作的结果。”卢雅娟说,基金会希望通过这些物资,表达海外侨胞对各领域抗疫人员的敬意,“病毒没有出场的次序,不管一线二线,都是火线!”

卢雅娟表示,欧洲华侨华人通过国内渠道对病毒认识较早、较深,防范意识较强。截至目前,欧洲的华人感染病例在社群中的比例很低,有些国家为零。卢雅娟认为,“这也无形中用事实数据向西方民众诠释‘中国经验’的正确性和功用性。”

“我朋友春节期间在欧洲旅游,疫情暴发后,欧洲的零售渠道买不到口罩,她们一家人被困在酒店,希望我帮忙购买。我意识到这是个普遍存在的情况。”卢雅娟说,她就和基金会的同事开始给一些在欧的中国游客、将要回国留学生免费邮寄口罩。

Iris表示,如果回国她很可能失去目前这次宝贵的实习机会。“能在伦敦找到实习机会,其实挺不易的,所以我十分珍惜现在的实习机会。这让我可以将在英国学到的知识,因地制宜地施展。”

从1月26日至今,欧洲中国留学生创业基金会就一直在做这样一件“小事”:给滞留在欧洲的中国游客或回国没有口罩的留学生免费提供口罩。

2月下旬,韩国大邱市和庆尚北道地区出现大规模聚集性感染,确诊患者人数持续攀升,韩国国内疫情趋于严峻,出现口罩、防护服等医用物资短缺情况。

当地华媒也呼吁留学生们保持理性,密切关注疫情资讯。考虑到在飞机等公共交通上交叉感染的可能性等因素,希望大家多加思考、谨慎决定。

“我们生活在一个紧密联系的地球村,疫情不分国界,帮助中国就是在帮助我们自己。”徐琪元动情地说。

她说,“所以我这几日也在想,如何能在父母催促尽快回国和再多在伦敦实习一段日子中间找一种平衡。”

欧洲中国留学生创业基金会执行会长卢雅娟和意大利米兰文成同乡会执行会长胡海滨就是其中的两位。近日,他们俩接受了笔者的采访,听听他们怎么说。

Lili认为,这种情况下,在两三百号人挤在一起的飞机上,一旦同机中有病毒携带者,那么自己被感染的可能性反而更大。她认为,“只要做好防护措施,这事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恐慌的心态,反而会让自己的状态变差,抵抗力减弱。”

她说,“遇到这种事,还要一个人漂泊在外面,总归还是没有亲人们都在一块心里来的踏实。”Jiayi的家乡是内蒙古包头,据她了解,包头的疫情已经基本稳定,人们已经开始逐渐恢复正常的工作生活。

“现在韩中两国都在和病毒鏖战,我们正努力提高产能,继续保障供给中国零部件的同时,尽可能满足韩国国内需求,”罗元机械韩国母公司代表理事徐琪元告诉记者,“只有同舟共济,才能赢得这场战役的胜利。”

在中国山东青岛,韩资企业青岛罗元机械有限公司生产车间内,烧焊、打磨、组装、喷漆、调试……身着蓝色工作服、戴口罩的工人正加紧生产防护服压条机。

新冠病毒防控战在中国和韩国打响以来,医用防护服需求激增。压条机是防护服生产过程中的必需机械,且属于小众产品,在中国一度紧缺。韩国罗元机械株式会社成立于1989年,长期专注压条机生产,在海外多个国家设有工厂,落户于青岛即墨区的青岛罗元机械有限公司就是其中之一。

历时三周,在多方支持下,基金会的最后一批物资终于送到使用单位的手里。

回国可能对学业造成影响

与青岛厂房内的一幕相对应,位于韩国北部坡州市新村洞的韩国罗元机械株式会社一座厂房内,近百台防护服压条机半成品整齐排列,几名戴着口罩的技术人员正仔细地进行最后的组装与检查。

“我们会根据机票信息,核实真实性。我们每次提供的口罩都不太多,根据需要4只到10只不等。如果是小留学生,我们还会提供其他的一些物资。”卢雅娟说,随着时间推移,口罩采购都是天价,所以更需要把口罩用在刀刃上。虽然是零散的、小额的捐助,但针对性较强,可以助力国境防控,具有查缺补漏的作用。

Iris目前在伦敦金丝雀码头一家华人公司实习。她告诉记者,英国目前的情况,并没有让她觉得恐慌,但是她的父亲得知金融城有确诊病例之后,十分担心她的情况。“我爸爸每天打电话督促我做好防疫措施,而且还希望我可以尽快回国。”

面对疫情卢雅娟也有着自己的观察和思考,希望能架起中国和住在国沟通的“桥梁”。比如针对现阶段中国对欧抗疫援助,她建议,把握好时间节点,让其发挥功用性和兼容性,尊重援助国家的人文风俗习惯。加强对援助物资“欧洲标准”的法律意识和审核要求等。(完)

基金会的顾问、清华大学教授吴建平当时正在欧洲。他回中国时,把自己和家人的大部分行李减掉,换上基金会的口罩和测温仪,成了一名“物资运输员”。

Jiayi目前就读于利兹大学的商科,虽然现在学校还在上课,但她依旧密切关注着有关英国新冠疫情的资讯报道。她认为,在做好基本措施的情况下,中国国内的整体环境比较令人安心。而英国还处于疫情暴发的初期阶段,确诊人数不断攀升,班上的同学也不戴口罩,对此她感到担忧。

Comments

No comments yet.
Comments are closed